首頁 » 《我的解放日志》廉美貞:她不是天生冷漠,不是毫無魅力,她只是對你不感興趣

《我的解放日志》廉美貞:她不是天生冷漠,不是毫無魅力,她只是對你不感興趣
2022/07/22
2022/07/22

1.

《我的解放日志》里,美貞的女同事問一位男同事,美貞很漂亮,為什麼沒有人給她介紹男朋友,問出了觀眾的疑問。

這位男同事說美貞地五官雖然漂亮,但是整體平凡無奇,毫無魅力。

這一幕正好被美貞無意之中聽到了。

美貞住在山浦市,公司卻在首爾,每天要花大量的時間在交通上,下班就得趕車回家,如果聚會到很晚會錯過末班車,所以公司組織的同好會(相同愛好的同事聚在一起),下班后這樣的活動,她基本不參加。

那位男同事的回答太自以為是了,首先,他并沒有真正接觸過美貞這類慢熱的人,便妄下結論。其次,美貞沒想過要吸引誰,也從沒想過要散發魅力。

對于美貞來說,雖然和每個人相處融洽,但相處久了總能發現對方讓自己不自在的地方。美貞并沒有真正喜歡的人,不完全喜歡爸爸媽媽,很討厭哥哥和姐姐,她覺得爸爸很可憐,他好像從來都沒有真正幸福過;媽媽好像認為自己是因為子女變得很不幸,所以只要有大事發生時,她總是會想只要媽媽不知道就好了。

不管是在家,還是在公司,她都沉默寡言,不交流不傾訴,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美貞明明這麼漂亮,不管是走甜美路線,御姐路線,都一定有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那她為什麼總是那麼冷淡呢?

2.

說說美貞的心理。

從小美貞就成績平平,學東西都學得很慢,跟不上進度。有一次考試考了20分,需要拿回家給家長簽字,但是美貞不敢讓家里人知道。

現在長大了,把信用卡借給男友,結果男友創業失敗, 逾期沒有還款,把每月償還150萬韓元的這個爛攤子扔給美貞,自己逃到泰國去投奔前女友。

銀行逾期的郵件不久就會寄到家里,美貞怕父母發現。

她為什麼不敢告訴爸媽實情呢?因為她覺得自己就是那張20分的考卷。

所以,美貞覺得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做不好,即便出生在首爾,即便參加公司的同好會,自己的人生也不會有什麼不同。

換句話說,這就代表了:我怕你看到真正的我會失望。

美貞也想要被人喜歡,想要幸福和快樂。

她也可以親切,熱情,她不知道那個人會是誰,會在何時何地出現,,但是一定不是身邊那些隨隨便便就開口說話的人。

具先生隱姓埋名來到這個鄉村,在父親手下干活,休息的時候就坐著喝酒發呆,不想和任何人做任何事,什麼都不想做,什麼話也不想說。他干活時從不偷懶,明確告知到第二天早上9點再過來,但他7點就來幫忙干活了。

美貞從不像哥哥姐姐那樣總是埋怨家離公司遠,來回要三四個小時,也不像哥哥姐姐那樣大聲吵架,周末在家,她會和父母一起下地干農活,每天吃完飯后,也都是她主動洗碗,她不是不累,只是她不過問,不抱怨,不哀傷,沉默著做自己的事情。

她和具一樣,是人狠話不多,每句話都很珍貴的人。

也許是因為她覺得具和自己是同類,慢慢地美貞開始關注具。

現在自己像一個愚蠢的女人一樣,被男人騙錢,這些事情全都在告訴自己「不夠好」,美貞感覺自己像被囚禁在籠子里,想要解放。

讓美貞情緒失控,然后突破重圍的導火線,是得知平常關系好的女同事,一起去旅行卻沒有邀請自己。

她真的是對旅行感興趣嗎?

她真的在乎這些同事嗎?

那麼敏感的她,雖然平常不愛說話,但是卻在觀察著周圍一切的她,會不明白她們為什麼不邀請自己嗎?

她覺得好累,所有的人際關系都像在工作,清醒的每個瞬間,都在勞動,她想要突破重圍。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,看到隔壁的具又坐在外面喝酒,她向具發出邀請: 「為什麼天天喝酒?我給你找點事做,你崇拜我吧,我交往過的人都是王八蛋,我想內心被填滿過一次,光是愛情還不夠 ,所以你崇拜我吧,這樣到了春天,你跟我一定都會蛻變。 」

這里女主的崇拜一個人是指的是:全心全意支持對方,告訴對方什麼都能做到。

具說:「你呢,曾經填滿過誰的內心嗎?」

美貞沒有得到反饋和支持,她開始有了情緒,罵具是個笨蛋,整天喝酒的家伙。

她對具越來越好奇,同一個村子的伙伴在和哥哥談論具,她側著耳朵想要聽清楚。

在具面前卻不甘示弱,「需要我崇拜你嗎?你的內心好像也沒有被人填滿過,需要就說吧。」

村上春樹說:「有一個喜歡的人真的太重要了,在你打算稀里糊涂過這普普通通的一生的時候,會因為對方而再想努力一下,在那麼多疲憊不堪甚至抬不起頭的日子,會因為對方而覺得人生還有盼頭」

3.

美貞做了以前從未做過的事情,于是開始了改變。

從前她和同事一起,她永遠不發一言,只是微笑著聽,或者吃東西,并不高談闊論。破天荒第一次下班后不想回家,和同事們聚在一起,吃吃喝喝,吐露了自己的心事,并不再像往常一樣擔心錯過末班車。

下班后來去找賢雅吃東西聊天,賢雅告誡美貞:「你就像一個戰士一樣為他付出一切吧,讓你的愛爆發吧!千萬不要像我一樣渴望愛。」

美貞現在做完家務事后,會留意對面的具在做什麼,會把自己的心事講給具聽。

在一個雷電交加的夜晚,具一如往常坐在外面,淋雨喝酒,有一個路燈被雷擊到,電線裸露在外面,美貞擔心具會觸電,不顧磅礴大雨,激動地跑到具那里將他拉到家中。

即將去旅行的女同事們,用公司打印機復印的機票,忘記拿走,美貞看到后刻意又放回復印機旁邊,一起旅行卻不邀請美貞的這件事被當面拆穿,其他人都很尷尬,美貞反而輕松應對,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。

具,也開始有了變化。

在菜地里收辣椒,飯后坐著休息,一陣風把美貞的帽子刮走。具開始散發魅力,他像一個專業的田徑運動員一樣,百米沖刺越過對面長長的鴻溝,展示出自己非同常人的體格,撿回美貞的帽子。

美貞越來越在意具,感覺到具每天總是若即若離,心里有些難過。她一遍一遍告訴自己我是個強大的人,不會渴望愛情,但又在買東西的時候順便買酒拿給具。

她會給具發信息,分享很多事情,收到具的信息就像有錢進賬一樣開心,雖然還是會忍不住期待具的回復,但她不再像過去交往過程中那樣無聲的懲罰和報復,以牙還牙不傳訊息對方,不去衡量具的愛,只要崇拜他就好。

我不會過問你,我不會糾纏你,不會阻止你喝酒,直到內心被填滿就結束。

這樣的美貞,好酷。

讓我想起艾佛烈德·德索薩的一首詩:

去愛吧,就像不曾受過傷一樣;

跳舞吧,像沒有人會欣賞一樣;

唱歌吧,像沒有人會聆聽一樣;

干活吧,像是不需要金錢一樣;

生活吧,就像今天是末日一樣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