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日本頂級導演,韓國頂流演員,這部韓劇終于來了!!這些臉太有吸引力了!

日本頂級導演,韓國頂流演員,這部韓劇終于來了!!這些臉太有吸引力了!
2022/07/25
2022/07/25

在全球電影業疲軟給觀眾帶來的片荒中,有一部新片備受矚目。

原因,看陣容就知道——

導演 是枝裕和,當代頂級電影大師。

《海街日記》、《無人知曉》、《步履不停》……每一部評分都在豆瓣8.5以上。

18年憑借《小偷家族》一舉摘得最佳影片金棕櫚獎。

四年后,他帶著這部作品重返戛納。

卡司個個韓國頂流, 宋康昊、裴斗娜、IU李知恩、姜棟元。其中宋康昊更是憑借這部影片成為韓國首位戛納影帝。

題材,依舊是是枝裕和最擅長的非典型家庭關系。

故事,圍繞著一起非法交易展開。

看過之后,讓人覺得心被撕開一道裂縫,卻又有一束光照了進來——

《嬰兒轉運站》

嬰兒轉運站,就是幫買主和賣主簽訂協議的中間人,可以理解為中介的意思,不過在這部電影中,他們所交易的不是物品,而是孩子。

片中,IU飾演一位年輕的未婚媽媽 素英

無法撫養孩子的她,冒著大雨把還在襁褓中的嬰兒放到了教會旁的嬰兒箱外,猶豫片刻后轉身離開。

不知道是因為沒有經驗,還是其他原因,她甚至沒有把孩子放在嬰兒箱里面。

素英遺棄孩子的舉動,被教會外守候的兩個警察看在眼里。秀珍下車,把孩子放進了箱子里。

在日韓等國,這樣的嬰兒箱很常見。

出于保護棄嬰的目的,一些宗教人士在教會外配置了這樣的保溫箱,讓那些絕望的母親在不暴露身份的情況下,安全處理掉不想要的嬰兒。教會的人會把嬰兒箱中的孩子帶走照顧,之后送往孤兒院或福利機構。

這樣的做法,其實在社會上一直爭議不斷。

警察 秀珍就對此有很大意見,她認為箱子的存在,是在變相縱容那些不負責任的父母。

而且她收到情報,有人在利用這樣的嬰兒箱做違法買賣兒童的交易,為此她和同事已經在此蹲守很久。

秀珍把孩子放進了嬰兒箱,一方面是怕孩子在外面會凍死,更是為了引出人販。

這邊遺棄孩子的素英隔天就后悔了,但她再次返回教會時,工作人員都說并沒見過這個孩子。

想要報警求助的她,被教會職員 東洙攔了下來,帶回住處。

原來靠著職務之便,東洙經常伙同洗衣店老板 尚賢,將被拋棄的嬰兒偷偷賣給想要孩子的夫婦,從中賺取傭金。

他們就是秀珍一直在蹲守的嬰兒轉運站。不同于我們印象中的人販子,兩人經手的都是棄嬰。

面對素英的詰問,尚賢狡辯道,放在教會的孩子只有福利院一個出路,而他們可以給孩子找到更合適的領養人,只不過順便收點酬勞。

素英被他的說法打動,出于無奈,也為了給自己留個念想,素英決定和兩人一起去見買方。

這邊,秀珍和同事也緊隨其后,準備在他們買賣的時候抓個現行。

一場非法交易,讓素不相識的幾個人踏上了相同的旅程。

借由這一段不同尋常又情理之中的旅程,自然而然地引出三人的過去。

尚賢,身負賭債,妻子帶著女兒離他而去。為了還清債務,做起了買賣嬰兒的勾當。

作為父親,他渴望和女兒團聚,彌補家人。尚賢對素英說的那段話,不僅是為了給自己開脫,也的確是想給這些孩子找個家。從某種角度來說,他也是被家庭拋下的人。

因為出場就帶著罪,導演用了很多看似不經意的小細節來「美化」這個人物。

習慣性地對門口坐著的老人噓寒問暖;

關心鄰居家的孩子為什麼和混混玩在一起;

做著別的事,也不忘提醒愛玩的小男孩別用臟手去碰孩子。

東洙,一開始對素英是帶著敵意的。

他和女警察一樣,質問素英為什麼明明把孩子生下來了,還要拋棄他。

在途經孤兒院時才知道,東洙其實也是個被遺棄的孩子。

所以一開始看見嬰兒襁褓中那張寫著「一定會回來接你」的紙條時,嗤之以鼻,因為相同經歷的他從沒見過媽媽的身影。

但在和素英相處中,看到她為了羽星和別人對峙,看到她的不舍,內心又得到了一絲寬慰,即便被拋棄,媽媽應該也是愛著自己的吧。

海進,半路偷偷藏到車上,主動加入這趟旅程的孩子。

因為年齡太大,沒辦法被領養,在看到尚賢照顧羽星時,問他能不能當自己的爸爸。

他對自己的出身沒有抱怨,天真無邪,大膽表達自己的感情。海進的出現就像是幾個人情感的催化劑,讓他們開始慢慢靠近。

洗車場里的這一幕,就是他們關系更進一步的開始。

洗車前,尚賢再三叮囑不要開車窗,海進還是忍不住開了,幾個人被灌入車里的洗車水淋成了落湯雞,但臉上卻笑得無比燦爛。

車洗去灰塵,人也洗掉了陰霾,壓抑的情緒得到釋放。

就是在這樣一個個戲劇性的時刻中,時間變得緩慢,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更深了。

態度強硬的素英也漸漸放下防備,在看到尚賢隨手幫她縫好的衣裳時,終于忍不住說出自己的秘密。

被迫賣淫,意外懷孕。在她眼中,羽星是珍貴的存在,她無法接受別人對這個孩子的貶低,所以在和羽星的生父爭辯時,失手殺了人。

知道自己隨時可能被捕,不能讓孩子背負這樣的惡名活著,只好選擇丟下他。

每個人物都帶有各自的悲劇屬性,又從彼此身上獲得安慰。用瑣碎日常中的溫情沖淡命運的悲慘,是導演的一貫手法。

影片的后半段,他們真的就像是外出旅行的一家人:在旅館中輪流照看孩子,一起逛超市,一起坐觀光車,一起照相,去游樂場,坐摩天輪……似乎遺忘了此行的目的。

或者說他們確實想要放棄。

火車上,在聽到素英說要是早點遇到他們,就不用丟掉孩子了,尚賢小聲回答還不晚。

摩天輪上,東洙也脫口而出,不要賣掉羽星,我們五個人可以一起養。

最終好像只有警察最想把嬰兒賣掉,秀珍和同事也自嘲道他們反而更像嬰兒轉運站了。

在要賣出孩子的前一晚,幾個人在旅館中閑聊著,看著床上不諳世事的羽星,大家都希望素英能和孩子多說點話。

于是,在海進的攛掇下,素英對每個人都說出了那句感謝的話:

「感謝你的出生。」

這一幕,殘酷又治愈。

角色的這種心路歷程變化,也讓觀眾陷入人性與情感的漩渦中。

嬰兒轉運站、妓女、殺人犯、孤兒,組成了臨時小家庭。幾個大人都游走在人性的灰色地帶,是罪犯,是報復者,但又不能把他們簡單歸為「壞人」。

這種毫無血緣關系的邊緣人物間的羈絆,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導演的另一部影片 《小偷家族》

同樣是一群社會邊緣人的相互救贖,在他們身上,善惡無法厘清明顯的界限。

不同的是,《小偷家族》中安藤櫻飾演的信代,撿到了小女孩由里,希望成為她的母親,而IU飾演的素英則是為了丟掉孩子,擺脫母親的身份。

這兩種做法背后都隱藏著復雜的動機,但最終結論都是指向對社會制度和公權的質疑。

在《嬰兒轉運站》中,以警察秀珍 態度的轉變提出質疑。她像觀眾一樣,作為局外人注視著他們。

一開始,秀珍的目的是在道德和法律的層面上對他們進行譴責、制裁。

她看不慣這樣生而不養的做法,更不能容忍拐賣嬰兒的罪行。

隨著這趟旅程的深入,秀珍的觀念開始動搖。

在這幾個人身上,她沒辦法再去下非黑即白的定義,他們背德的身份后,是并無惡意的初衷,來自四面八方不斷疊加的陰暗面施加在一起,造成現在的結果,這一切不應該只歸咎于個人。

棄嬰,領養,墮胎,人口買賣,這部電影中涉及到很多的社會議題,遺憾的是,這些問題并沒有得到深入的剖析,更多是為了服務于人物的悲情設定。

影片在一個過分理想化的結局中戛然而止,也讓之前的種種遭遇顯得有些刻意。

當然,電影只負責提出問題,沒有解決問題的責任,現實殘酷,用一個童話撫慰人心也未嘗不可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