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韓國龍鳳胎哥哥帶妹妹流浪10年,每天堅持鞋油抹臉,只為保護妹妹

韓國龍鳳胎哥哥帶妹妹流浪10年,每天堅持鞋油抹臉,只為保護妹妹
2022/09/13
2022/09/13

許勇

韓國街頭, 一對奇怪的男女吸引了眾人的注意。他全面黝黑,只留下了眼睛與嘴巴,皮膚干裂,看起來觸目驚心。

人們觀察后發現,這名叫許勇的男人之所以有如此高的辨識度, 是因為在臉上抹了鞋油。他為何這樣做?

奇怪的兄妹

2020年冬天,韓國電視節目組接到了居民的一通電話。據居民透露,捷運站附近出現了一個奇怪的人。

他整張臉黑成木炭,衣衫襤褸,已經在附近徘徊了相當長一段時間。記者聞訊趕來,看到了人們口中的那個奇怪的男人。

正如目擊者描述的那樣, 男人整張臉已經看不出全貌,只有眼白與嘴唇勾勒出基本的形狀,他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,低著頭時不時地用余光觀察身旁的人,看起來似乎在擔心著什麼。

見到記者,黑臉男短暫地停下來。交談過程中,人們才知道, 黑臉男名叫許勇。

記者問道 :「請問需要幫助嗎?」許勇擺擺手,表示了拒絕。不久后,許勇又聽到記者問道:「請問你會說韓語嗎?」他沉默不語,不愿意回答。

后來,記者又陸續提出問題,得到的都是同樣的回答:「我不知道。」說罷, 許勇加快了速度,企圖甩開記者。

許勇聽到記者快速跟上的腳步聲,動作中透露出一絲慌亂,卻聽到記者道歉說 :「我們是不是嚇到你了,我沒有惡意。」

許勇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局促,說道: 「不是因為你們,而是我一直都很害怕。」是以,記者不再強求。許勇來到捷運站,記者也跟隨他上了車。

上了捷運后,許勇不似從前那般警惕,而是直接坐在了一名女性的身旁。許勇與女人時不時地搭話,看起來關系十分親密。顯而易見,許勇與這名女性,應該是同行的。

在女人面前, 許勇放下了警惕。趁此機會,記者再次開口詢問:「能告訴我,臉上為什麼是黑色的嗎?是藥還是其他東西?」

聽到記者的話,許勇再次警惕起來,連連呢喃著: 「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」

在記者的反復詢問下,許勇終于給出了答案,原來,這位坐在他身邊的女性,是他的親妹妹。

近距離觀察許勇, 他的雙手也布滿了黑色的染料。或許是因太過干燥的緣故,他的臉開始干裂,皮膚變成一片片,看起來與魚鱗類似。乍一看,竟然有些像科幻片中的變異物種。

更令眾人奇怪的是,在寒風料峭的冬天, 許勇和妹妹都穿著十分單薄的衣服,同時腳踩一雙塑料拖鞋。對于記者的反復提問,許勇和妹妹又恢復了從前三緘其口的狀態。

難道, 兄妹二人有什麼隱情?捷運到站后,許勇和妹妹準備下車,記者也一直跟在后面。

破敗家庭的「心酸」

冬日天寒地凍,許勇和妹妹行走在街道上。來到居民門口的箱子前,許勇停下來。

不久后,他從里面翻找出來一件被他人丟棄的棉衣,將他給了身旁的妹妹,自己則繼續穿著單衣。后來, 許勇和妹妹又來到了街道旁的施粥鋪。

這是一個公益性的組織, 每天都會為無家可歸之人發放一些免費的飯菜,飯食雖然簡單,對于食不果腹的人來說卻已經十分珍貴。許勇和妹妹坐下來,吃得津津有味。

據施粥鋪的工作人員介紹,許勇與妹妹已經在附近生活了十年的時間。十年來,他 的臉始終是黝黑一片,讓人看不清真面目。

黑臉男的外貌過于突出,他一出現,便在人群中引發了激烈的討論。

有人說,或許黑臉男曾經摔到瀝青堆里,瀝青與皮膚融合在一起,無法擺脫。有的人則認為,黑臉男的黑皮膚或許是天生的,由遺傳因素決定。

正如他自己所說:「我出生時就是這樣。」

一片討論聲中,許勇始終保持淡定。他時不時用手抓自己的臉,看起來十分瘙癢。難道真如眾人猜測的那樣,他患上了某種疾病?許勇小聲地同妹妹說道: 「我的臉又癢又痛。」

不久后,許勇便起身,環顧四周,發現無人注意后,走進了一間便利店。再出來時,他的手中便多了一盒圓圓的東西。記者仔細觀察,發現那是一盒鞋油。

許勇打開盒子,將黑漆漆的鞋油抹在臉上,新出現的膏狀物,與他面目原來的顏色如出一轍。此時眾人才知道, 原來許勇黝黑的皮膚并非是遺傳,而是他故意涂抹鞋油。

許勇并沒有發現,遠處的記者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。記者再次上前詢問許勇原因,他依舊避而不談, 并未停下手上涂抹鞋油的動作。工作人員數次試圖上前阻止,許勇都面色平靜地躲開。

涂抹完鞋油后,許勇再次來到了捷運站,坐在台階上。此時一名顫顫巍巍的醉酒者來到黑臉男的身邊,指著他破口大罵,隨后驅趕他。

面對突如其來的意外,一旁觀察的記者驚慌不已,許勇卻一臉淡定。 醉酒者見到自己的威脅沒有奏效,自覺無趣,便離開了。

許勇環顧四周,確認環境絕對安全,便將自己的妹妹叫過來,兩個人一起在公園的長椅上睡下來。

此時的許勇依舊穿著單薄的衣服,記者擔心地問道:「你要在這里睡覺嗎?」許勇點點頭:「是的,我沒關系。」與此同時,許勇的妹妹也附和道:「我們一直都是這樣睡覺的。」

夜間氣溫4℃,記者擔心許勇和妹妹生病,主動提出為他們開一間房,他們卻再次拒絕, 堅稱自己已經習慣了睡在捷運站。就這樣,許勇和妹妹還是睡在了捷運站的椅子上。

與此同時,攝制組一直暗中觀察著,待許勇熟睡, 便將一件厚羽絨服蓋在他身上。

凌晨5點,妹妹先醒來,隨后將哥哥喚醒,他們需要搭乘最早一班的捷運離開。許勇醒來后,很快發現了蓋在自己身上的羽絨服,他毫不猶豫地脫下來,想要送還給記者。

記者趕忙解釋道: 「這件衣服是我們送給你的。」即便如此,許勇還是固執地將羽絨服交到記者手中。

縱使許勇與妹妹露宿街頭,生活貧困,卻活得十分有尊嚴, 他們從不接受別人的施舍。許勇唯一的任務,就是保護好妹妹。

記者的好心,還是讓許勇心底柔軟一片。盡管許勇不愿意接受記者的愛心,卻不似從前那般冷漠。

記者深知,想要幫助黑臉男和妹妹, 只能先弄清他們的身份。在他們的反復勸說之下,許勇同妹妹一起,來到了當地的戶籍管理部門,確認他們身份的真實信息。

許勇的面部并不具備識別特征, 工作人員只能通過身份核對。經過數據對比,許勇和妹妹的真實身份也最終確定。

許勇,37歲,陪伴在她身邊的人,正是妹妹徐云溪,他們是一對龍鳳胎。資料顯示,許勇與妹妹并非無家可歸之人,他們的父母尚在人世。

與此同時,兩個人還有一個大哥。既然如此, 許勇與妹妹為什麼會露宿街頭?

記者擔心兄妹二人的情況,深思熟慮后,還是向工作人員要來了地址,親自將他們送回家。然而一聽到回家二字,妹妹便表現得十分激動, 她大聲喊叫起來拒絕上車,甚至為此哭鬧。

見到妹妹情緒波動,許勇也拒絕了記者的提議,反復提醒道: 「請不要再拍我們了,請不要再拍我們了。」記者十分無奈,只能先將兄妹二人送回捷運站。

難道許勇與妹妹有什麼難言之隱嗎?為了弄清楚真實情況,記者決定先來到許勇的家中拜訪。

來到許勇家中,記者說明來意,便受到了許勇父親的熱情接待。正如人們預料的那樣,許勇的家庭情況,也并不富裕。

據許勇父親透露,當年他上過戰場,因此落下了殘障,回到家鄉后,無人愿意成為他的妻子。

后來,在親戚的介紹下, 父親與一名智力有缺陷的女子結婚,并生下了許勇兄妹二人。遺憾的是,許勇和許云溪都遺傳了母親的疾病,心智并不健全。

他們對外界事物沒有對與錯的概念,也從來不懂得反抗。也正因如此,家中的大哥動輒對他們進行打罵, 許勇與妹妹終日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。

盡管智力并不健全,許勇卻待妹妹極好。二人始終形影不離。每當妹妹經受不住打罵離開家后,許勇總是跟隨在妹妹身后。多年來,許勇與妹妹一直相互依靠,感情深厚。

許勇二人受到的委屈,父親看在眼里, 然而身有殘障的他無可奈何,只能默默忍受。每當受到打罵后,許勇和妹妹便會暫時離開家躲避,歸期不定。

許勇與妹妹流浪街頭,依靠免費的飯食度日,沒有衣服,沒有足夠的錢,受盡了其他人的嫌棄和白眼。每當父親將他們找回,大哥便進行新一輪的打罵,妹妹就會立刻逃走。

得知許勇兄妹二人離家后 ,父親總會拖著殘破的身子外出尋找。然而隨著他年齡逐漸增大,行動速度減緩,逐漸感覺力不從心。

父親開始思考,如果自己離開后,更沒有牽制住大兒子的人,那時許勇兄妹二人的生活,又該如何繼續下去?

為了防止兄妹二人離家的情況再次發生,父親將許勇送到了當地的一個福利院。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,許勇卻很快地融入其中,并得到了工作人員的一致贊揚。

人們們說,許勇是一個十分善良的人,如同天使一般,他從不傷害別人, 臉上也總是掛著溫暖的笑容。福利院的所有人都喜歡跟許勇交流,一群人相處地十分愉快。

沒有人想到,如此溫柔善良的許勇,竟然有一天不告而別。

原來,身在福利院的許勇接到了妹妹的電話,得知她又被大哥毆打。許勇心疼不已,毫不猶豫地離開福利院,想帶領妹妹脫離苦海。

同一天,妹妹也成功從家中逃脫,與許勇匯合。正如人們所說:「這兄妹倆就好似心有靈犀一樣,總能在外邊找到對方。」

此次逃跑是他們離家出走最長的一段時間,大約為10年。10年來,許勇的父親想盡多種方法尋找,做過大量的尋找橫幅與尋人啟事,均杳無音訊。

許勇兄妹二人如同人間蒸發一般, 父親一度認為他們已經離世。當記者找到許勇的父親,告知兄妹二人的消息時,他激動不已。

聽到父親講述的來龍去脈, 許勇兄妹二人不愿回家的心結最終顯露。如今,勸說許勇兄妹二人回家,是解決此事的唯一途徑。

遮風擋雨,胸中大愛

人們再次找到許勇, 百般勸說卻仍然無法撼動兄妹二人的心。一籌莫展之際,人們突然想到,許勇與福利院的人們關系親密,或許能夠從中調和。

他們專門前往福利院,找到了許勇的朋友。在朋友的勸說下, 許勇終于決定洗掉臉上的鞋油。

多年來,許勇一直用鞋油涂抹臉部,造成了嚴重的毛孔堵塞。待鞋油洗掉后,他的面部皮膚出現了大面積的潰爛,產生紅腫,根據醫生的建議,許勇應該馬上住院治療。

在福利院朋友的勸說下,許勇終于放下了內心的芥蒂,住進了記者為他們預定的旅館,同時前往醫院接受進一步的治療。

與此同時, 福利院還專門為許勇兄妹二人找到了心理醫生。在接受心理問詢時,對在臉上涂抹鞋油的原因,許勇也和盤托出。

許勇回憶,自己第一次往臉上涂抹鞋油,并非出自本意。因為自己和妹妹露宿街頭,被人欺負,其他人為了實施惡作劇,故意將鞋油抹在他的臉上。

然后不久后,許勇卻發現,只要在臉上抹鞋油,其他人因為害怕不敢靠近,自己就能遠離被欺負的命運。他可以憑借這張黑臉, 保護自己最在乎的妹妹。

盡管10年來,許勇與妹妹一直過著流浪的生活,因為這張黝黑的臉, 許勇的妹妹并未受過傷害。

一直以來,許勇和妹妹都對大哥十分恐懼,而父親始終想盡各種方法,發布帶有照片的尋人啟事,想將他們帶回家中。

許勇兄妹二人一直躲避,想要自己不被認出,只能將臉涂黑。他們將自己偽裝成最神秘的人,不愿回答其他人的問題,謝絕一切人的靠近。

此時人們才知道,捷運上的黑臉男,為了保護妹妹,為了保護自己,甘愿活在人們的質疑聲中。

生活再難,許勇依舊保持著昂揚的斗志,不愿意接受他人的施舍,帶著妹妹挺直腰桿。他的愛,何其偉大。

在記者與醫生的百般勸說下,許勇兄妹二人終于同意回家。看著兩個人的破敗, 望著許勇紅腫、潰爛的皮膚,父親心疼不已,緊緊抱住了兄妹二人。

失而復得的親人,讓許勇的父親倍加珍惜。他承諾:「我今后一定會給他們更多的關愛,不會再讓他們離家出走。」

重新回歸家庭, 許勇兄妹二人也感受到久違的溫暖與安定,他們也向眾人表示,不會再輕易離家出走,引起父親的擔憂。

10年流浪生活、10年的破敗、10年的守護,對于許勇和妹妹而言,他們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未來的道路依舊漫長,許勇兄妹二人仍會相互扶持,走過人生的坎坷磨難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